女人国里的弱势者──记七彩蝴蝶髮箍

2020-07-01    收藏936
点击次数:561

女人国里的弱势者──记七彩蝴蝶髮箍

辞海的联合国中浮荡着大约两百个「部首国」,较为知名的有「心字国」、「水字国」、「口字国」、「鱼字国」、「鸟字国」……等等。

有些国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有些是小国寡民,字民寥寥可数。不管如何,大家彼此承认,地位相当,没有所谓否决权,哪一国可以排挤哪一国,哪一国想统一哪一国之类的事。

然而,看似正义和平的辞海联合国中,却有一个国度──女人国──让人诟病。

「女人国」的字民有许多是美善的,像是:婵、娟、娉、婷、婉、婀、娜、嫣、娇、嬝、娇、嫋……。

有些是长幼有别,地位分明的,例如:姑、姐、婆、妻、妯、娌、妞、妮……。

偏偏不少字民被安上了坏心眼:奸、妄、妖、姘、姦、婪、嫌、嫉、妒……,成了反派角色。

一个国家里面拥有「美善」与「邪恶」,壁垒分明的两大派系,综观辞海联合国,也唯有「女人国」如此而已。

身为一位文字「创作者」的我,天天在辞海国度中挑工人选苦力,派遣他们帮自己发声、排格子、挤位子,往往不得已必须选用这一群反派的「她们」时,都会深感愧疚与罪恶。

只因我的性别是男性,跟千百年来累积造字,创立辞海联合国的那一群人一模一样。

「她们」背负着原罪与污名,是女人国里最无辜的弱势者,而我似乎是共犯结构中,持续加害她们的大坏蛋。由于创作所需,我必须常常让她们亮相,让她们的污名一次又一次跃进读者的眼睛,攻进读者的心灵。而我不得不如此,因为并不容易找到替代者。

听说另有一个辞海联合国叫做「女书」,开天闢地造字者全是女人。不知道她们有没有也在其中创造「女人国」?或者,她们创造了「男人国」?也给许多男人国的子民安上坏心眼?来跟我们的互相呼应。

以性别本位去定义有关性别的文字,本身就是错误。把最爱与最恨都加诸在异己身上,此举也是自私邪妄(你看,我不得不用了这个可怜的字民)的。然而随着文化的继承和传播,性别不平等的观念随着听、说、读、写,潜移默化,也根植到文化的基因里面了。

当然,如果你要研究男人的爱恨情仇,从「女人国」下手準没错。可是用来沟通与传播,我认为「女人国」需要一番「大革命」。

在讲求性别平等的台湾社会,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曾经想过改变这样的不公平与不正义?

要不要,就在女字边再加上男字?坏心眼同时有男有女,扯平。

或者冒着数典忘祖的大不讳,乾脆消灭列祖列宗製造出来的这群可怜弱势者?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