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为圆亡女心愿‧求助诊所戒掉40年烟瘾

2020-07-07    收藏169
点击次数:445

小贩为圆亡女心愿‧求助诊所戒掉40年烟瘾(吉隆坡讯)57岁早市小贩打从17岁开始就染上烟瘾,从每天一两支到半年前40支,抽得不亦乐乎。虽然他的3名孩子曾力劝他戒烟,但是他视作耳边风,并视戒烟为不可能的任务。直至逾1年前,大女儿因病逝世,悲恸万分的他才发现自己从未为女儿做过甚幺。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他毅然步入戒烟诊所,抱着“不戒断不心死”的心态,在半年内甩掉了烟瘾。最惊人的是,全程他只用了10粒尼古丁口香糖,这说明意志力比一切都强大。这名居住在安邦班丹英达的小贩汤金兴,是本年度国大医药中心(UKMMC)戒烟课程的毕业生。当他从国大医学院院长拿督雷蒙德阿兹曼(Raymond Azman)医生及国大药剂部主任法丽达(Faridah)手中接过毕业证书后,妻子刘淑花(55岁)就迫不急待拿出平板电脑为他照相,準备把这张照片送给远在天国的大女儿。证书献在天国女儿两人喜悦相随,脸上的笑容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却不知戒烟的背后,有着一段感人故事。汤金兴受访时指出,自己是在中三毕业后首次沾染香烟,那时只是好玩,从来没有想过会泥足深陷。“当年我刚考完LCE(相等于现在的初中评估考试,PMR),就从霹雳太平的老家来到吉隆坡工作,恰巧所接触的朋友都是抽烟一族。看到他们吞云吐雾,感觉很好玩,于是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抽上人生的第一支烟。”从一开始一两支,到后来自己买烟,汤金兴一步一步成为了香烟的奴隶,“我从以前6支装的香烟,抽到戒烟前一包20支装,每天都得抽上两包才过足烟瘾,最终连3名孩子都看不过眼。”大女常好言相劝戒烟汤金兴育有2女1男,大女儿尤其反对他抽烟。儘管如此,大女儿每次出国回来,都会到机场免税店买一条香烟给他,每一次都会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爸,吸烟很不好,但是因为您是我的父亲,所以我买给您。不过,请您少抽一点吧!”他坦承自己是一个霸权主义的父亲,对孩子的忠告听不进去,直至一年多前,大女儿得了急病,在马大医药中心留院1个月后逝世,他才重新审视自己,“她要的只是那幺少,为甚幺我都不能给她?”说到这里,汤金兴做了个等一下的手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鼻子微红,豆大般的泪水随之破堤而出,而身边的爱妻早已泪流满脸。逝者已逝,遗憾永在,于是他决定戒烟,一了大女儿心愿,终止遗憾。获悉有戒烟服务即求医评估汤金兴的二女儿在马大研究部门任职,因此当她知道父亲欲戒烟时,便有意介绍他到马大的成瘾防治诊所接受治疗,但是汤金兴十万个不愿意,因为他怕触景伤情,昔日大女儿在病榻受难的情景,他仍历历在目。后来,他获悉政府诊所也有提供戒烟服务,便二话不说前往挂诊,经医生评估后,于5月转介到UKMMC。在药剂师邝薛沣的细心指导下,他选择以尼古丁口香糖来替代香烟,逐步解除烟瘾。他指出,每一次複诊,药剂师都会替他做呼气检查,检测体内的一氧化碳浓度,抽烟愈多指数就愈高,“这个检查仪的指数呈现方式很特别,犹如一个交通灯,如果一氧化碳很高,就会亮红灯;中等指数为橙色;低指数为绿色。”指数由红转绿“我初来报到时,就得到了红灯指数,两週后变成橙色,后来就转成绿色。绿色的到来,意味着我已成功战胜烟瘾。其实每次复诊时,药剂师都会问我有没有抽烟,而我一定会坦承相告。我想没必要说谎,因为只要一经呼气检查,谎言就会无所遁行。”他说,在戒烟初期绝对不简单,没有烟抽时混身不自在,爱妻点点头,笑着搭腔:“就是脾气比较暴躁,其他的都还好。”听爱妻说出这句话,他知道从抽烟到戒烟,家人给了他很大的包容与支持,因此无论多痛苦,他都会完成这项戒烟任务。半年仅用10粒尼古丁口香糖和其他老烟鎗一样,汤金兴早上起床后及饭后一定会犯烟瘾,这时候如何不找烟,成了他戒烟时最大的挑战。他提及,也许自己有很强的戒烟动机,所以每一次烟瘾发作,他就会告诉自己“不要”,而大多时候也真的捱过去。只有拗不住时,他才勉强服用尼古丁口香糖,“我儘量做到不依赖替代方案来戒烟,所以在这为期半年的疗程中,一盒120粒的尼克丁口香糖,我仅用了10粒。”戒烟成功后,汤金兴直言无论对自己或家人都有了交代,心理上得到很大的安慰。他为此开心不已,也因为味蕾敏感度增而食慾大振,体重从70公斤上升到80公斤,“看来减肥成了我的另项任务。”说罢,“任务使者”汤金兴与爱妻笑得合不拢嘴,原来阳光就在风雨后。/良医‧报导:唐秀丽‧2013.12.17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