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产妇跳楼身亡引深思,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的尊重

2020-05-22    收藏262
点击次数:772

陕西榆林产妇跳楼身亡一事引发广泛关注,涉事医院和产妇家属虽各执一词,但毫无疑问的是产妇在跳楼前承受了难以忍受的临产痛苦,因此 剖腹产、无痛分娩 等也成为此次事件中被聚焦的关键词。

分娩到底是一种什幺样的痛苦?这对于大多数女性而言,终将切身体会,而对于男性而言,这种痛苦只能从妻子或者母亲的口述中去猜测,永远无法体会。

据吉林国健妇产医院的专家介绍,

医学疼痛指数中,分娩的疼痛位居第二,仅次于烧伤。通常情况下分娩疼痛会达到到7到9级,还有一些人痛感会高达10级,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而且这种疼痛不是一会儿,而是持续几个小时的阵痛,所以不少孕妈因为无法承受这种疼痛,从而选择剖宫产或是无痛分娩。

8年前,在我预产期的时候,先生赴外地出差,我只能返回家乡分娩。当时是顺产,因麻醉师人手有限,凌晨分娩时没有进行分娩镇痛。那一阵阵的宫缩带来的疼痛,让人根本顾不上矜持,只有放声喊叫才能稍稍缓解。隔着产房的大门,家人在走廊上听到叫声,以为是孩子出生了在嘹亮地啼哭。他们兴奋地按产房门铃,询问孩子的情况。助产士解释说孩子还没生呢,是产妇在喊叫。生孩子的这个插曲,时至今日记忆犹新。」这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一位医生述说自己的分娩经历。

网路图片

对于人类繁衍,女性无疑承担了很多重担。当过母亲的人,只要回想起生孩子时的痛苦,多少还是感觉不堪回首,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疼痛。

很多来医院做产检的准妈妈,有相当一部分会在临近分娩时询问:「医生,我能不能剖腹产啊?」为什幺这幺考虑?通常她们回答说怕自己生太疼,或者怕没生出来又「顺转剖」,受两遭罪。虽然提出这个问题的孕妇,在「二孩」政策实施后已经明显减少,但分娩的疼痛,始终给多数孕产妇带来极大顾虑。而大多数准妈妈都认为,剖宫产可以减轻分娩痛。惧怕产痛,也成为我们国家剖宫产率遥遥领先世界其他国家的原因之一。

无痛分娩虽已在国内应用达一二十年之久,由于缺乏收费标準,医院实施分娩镇痛只能按硬膜外麻醉标準收费,实施过程也费时费力,且总体上医院麻醉师数量仍相对较少,分娩镇痛所需的人力和时间投入难有保障。致使无痛分娩仍难以推广。

「无痛分娩,收费非常低,消耗的人力和时间又很大,有谁愿意去做这个事情呢?」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在广大农村地区仍存在将女性物化成生育工具的落后观念,而观念的改变仍任重道远。

前一段时间,和同行聊起欧美国家的分娩体验:在欧美国家,每个孕妇在顺产时,常规可获得腰麻镇痛分娩的医疗支持。而国内有报道称,只有不到1%的「幸运儿」採用无痛分娩,在美国,这一比例则为61%。这一悬殊的比例后面,有着诸多的因素。

无痛分娩

首先,是孕产妇甚至医护人员自身,对于无痛分娩的安全性心存疑虑。即使相当多的医护人员有享受无痛分娩的便利条件,仍然有不少人因担心潜在不良影响,在最后时刻选择「徒手顺产」。实际上,无痛分娩并不是什幺新鲜事物,已经有众多的循证医学证据支持其安全性。无痛分娩时,麻醉药物浓度只有手术时的1/5~1/10,而且所使用的药物是进入硬膜外间隙,并不直接进入血液,因此,到达胎儿的剂量更是微乎其微。

其次,很多人担心麻醉风险,还有人认为分娩镇痛会延长产程。需要强调的是,的确有些孕产妇出现了产程延长,但是剖宫产率、新生儿窒息发生率并没有升高。大部分孕妇因为无痛分娩减轻了疼痛,有更多时间可以充分休息,宫口反而开得更快了。其他的诸如无痛分娩后的腰痛,大量研究表明没有关联性。

在当下,镇痛分娩更像是一种奢侈品而非基本医疗需求。除了公众存在诸多误解,医院也缺少相应的人力资源分配到这件「吃力不讨好」也「不怎幺赚钱」的服务上去。但是,医疗服务并非仅仅是划算不划算、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而是承担着社会公益性的责任。对无痛分娩的曲解可以通过科普和宣教来纠正,因为难而不去实施,实在是一件不那幺人道的事情。正如一位着名社会学家所说: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

写在最后分娩剖宫产产房门铃中山大学产检美国徒手顺产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