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说那个灵感呢?

2020-07-10    收藏514
点击次数:408

由于小时候学过一点美术,大学后学程式,所以一直以来,都很想做些结合美学和程式的东西。但除了学校的小组专案、作业、或工作以外,我几乎都没什幺作品产出。虽然一直很想要做自己的作品,但每次都会觉得不知道要做什幺——没灵感。

我说那个灵感呢?

灵感这东西怎幺来?我高中的吉他老师「小黑」是个创作高手,我问他要怎幺写歌,他说:「很简单啊,你就晚上抱着吉他到公园去,坐在长椅上开始弹,然后歌就会出来了!」如果你跟我的吉他老师一样,是这种天才型创作者的话,那以下篇幅你都可以跳过了,因为你大概也不缺灵感。碰到这种老师,蛮幸福也蛮辛苦的。虽然可以近距离观察厉害的创作人,却也无法从他身上学到太多实际的方法。

(当年在弦音的吉他老师「小黑」,经过一番搜索,发现已出道,名为「保卜」)

今年(2017)开始进行A Week A Project的创作,当需要持续产出时,就很需要「持续不断」的灵感。A Week A Project目前发展到第9个作品,在以前我大概会觉得不可思议,哪来这些灵感。我想是因为最近看的一些书,有助于灵感这件事,因此在这边做个纪录及分享。

灵感来自持续不断的纪律

第一次看到关于「灵感」这个问题的实践方法,是玲远老师课程内的指定阅读,蔡淇华〈灵感是弱者的藉口〉(这篇文很短,建议可以直接看)。里面讲到他和一位诗人前辈交流的心得,想要写好诗,就多看诗、多练习、多和朋友交流,持续不断的做,灵感自然就会来。哲学家班雅明也在《禁止张贴!》里谈到作家写作守则,其中第七条说:

所以我说那个灵感呢?《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书封
之后也因此看了蔡淇华老师的《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这本书,提供了相当多的写作小方法,觉得获益良多。

前几年跟着艺术家黄心健工作过一阵子。那时候发现,每次和他讨论新的专案时,他都查了满满的资料,相似的、有趣的、不太相关但他很喜欢的,这些案例他都会记录下来,作为讨论或发想的素材。之前和他一起去出差时,发现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查资料,工作时就认真的查,休息时就随意地逛逛网站,但多半也都会查找和专案相关的资料(也有可能是其他专案的)。查Google、Google图片、或是Pinterest、国内外的文章、或随意乱逛,然后把他们记下来。

所以说,灵感来自纪律,来自于不断的阅读(蒐集资料)与练习。黄心健、蔡淇华、或是班雅明,他们之间的共通点就是「纪律」。定期看东西、写东西、做笔记(或储存纪录,Pinterest蛮好用的),然后跟别人一起分享讨论。

灵感来自放空

你一定也有过类似经验:洗澡时突然想到超棒的点子,或是散步时突然解开卡了很久的问题。在Chris Bailey的《最有生产力的一年》里面提到,人类的大脑永远都在工作,不可能闲下来。所以当你在做很无聊(脑袋负担很轻)的工作时,大脑会自动进入「白日梦模式」,开始胡思乱想。而现在的资讯技术让我们的大脑太忙碌,用手机上网、看FB,即使是再零碎的时间,都让我们的脑袋忙个没完,因此很难进入白日梦模式。所以Bailey提出他自己的方法:有意识地放空。

Bailey每週都要做生产力实验,当他需要点子时,他就会带着一本笔记本到咖啡店去,看着熙来攘往的人们,什幺事情也不做。然后,点子就会自己来了。他说,这招从来没让他失望过。真有这幺神吗?

我自己也尝试过。通常我週末返乡时,每次约有一小时半的通车时间。以前我都会看直播、看影片。有一阵子我就想来尝试这种「白日梦发想法」,就故意在火车上什幺事情都不做,然后开始想要做什幺样的A Week A Project。结果真的,就来了几个点子。例如Raining Cats and Dogs(做一个AR,然后有很多猫狗掉下来)、或湖中女神(可以丢东西进湖里面的AR)。

虽然事后觉得这些点子不怎幺样,都没用上,但神奇的是,中间我并没有看到任何和这些点子相关的东西,但就会莫名想到这些点子。可能这些资料都潜藏在我们脑子里,只是平常大脑太忙,没办法很深刻的挖掘他。所以当很无聊的进入「白日梦」模式时,就会把它们挖出来。

所以我说那个灵感呢?《最有生产力的一年》书封
Chris Bailey的中文翻译书《最有生产力的一年》,我觉得内容比封面看起来要有趣的多,或你也可以直接看看他的部落格A Life of Productivity。

玲远老师也分享她的白日梦法。她说,写论文的论述有时会遇到瓶颈,例如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文章的结构。这时候,她就会去爬山(政大旁边就是一座山,很方便),带着她的Mp3,边走边讲话、边录音,讲自己对现在文章的看法、遇到的问题,跟自己对话。然候通常下山时,本来困惑的事情都解开了。

所以说,灵感来自放空,把自己放到一个相对无聊的情境底下。然后开始思考,点子就会来。不过这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做记录,不然很容易就会忘记。

灵感不是无中生有

Steven Johnson在TED的演讲「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中说,我们常认为灵感是「独立」的,就像中文常用「剎那间」、「灵光一闪」、「天外飞来一笔」这些词来形容灵感出现的瞬间,彷彿灵感是突然的、瞬间的、预料外的。但他认为「灵感」其实是经验的连结,是缓慢的,可能会沈澱在我们心中很久,直到我们有一天想通了。

演讲中举了达尔文的例子。达尔文在他的自传中说他的「天择论」是在某天看书时,突然「灵光一闪」出现在脑海中。但后来有学者整理达尔文生前的笔记,发现他的「天择论」早已出现在他的笔记中,只是脑袋在当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论述,可以把这些资料整合在一起。直到他「灵光一闪」的那天,他的脑袋才终于把这些分散的想法连结在一起,变成「天择论」的灵感。

所以我说那个灵感呢?TED影片截图
Steven Johnson 在TED的演讲《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
灵感来自分享

Steven Johnson的演讲中谈到,有一个学者Kevin Dunbar非常好奇所谓好点子是怎幺出现的,而且他决定实际去观察。他走访世界各地的科学实验室,然后把研究人员每天的工作细节都记录下来,想看看这些「点子」、「想法」是在什幺样的时刻诞生。你可能会想像这些科学研究员,认真看着显微镜的样子,然后突然在观察标本的某个时刻,大喊「我有新发现了!」之类的。但事实上,Kevin的研究发现,所谓的「点子」几乎都是在每週开会时产生。当每位研究员在报告一週的进度、发现、与遭遇的问题时,与其他研究员的想法交流碰撞,新的理论(或点子)就诞生了。

这也和我自身的经验类似。往往在寒暑假时,有很多时间可以做东西,但都会有一股懒惰的感觉,或不知道要做什幺。但每到开学后,和同学们聊天,就会突然有好多新想法、想做很多事情。这个经验就和前面说到「灵感是连结的」有关。当你的想法和别人交流时,就容易激荡出不同的火花。

在Steven的演讲中提到一个实际的案例——GPS技术的发源,便是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Guier和Weiffenbach的早餐对话。他们早上一起吃饭时,看到苏联卫星发射的新闻,聊到「嘿,有人试着要听那玩意的声音吗?这些人造卫星都会释放明显的无线电讯号,只要我们稍微调整一下频率,应该能听到才对?」

刚好Weiffenbach是微波通讯的专家,他对这件事也很有兴趣。他们就一起在Weiffenbach的实验室开始测试频率。后来发现,卫星声音可以用来计算卫星的速率,进而计算出卫星的位置,后来经过一番调整,发展成军事潜艇定位功能,就是现在的GPS。TED的演讲中有更详细的说明,有兴趣可以看看Steven的演讲。

结论:灵感,是个持续不断的循环

整理前面所有的内容:灵感不是无中生有的,是经验的连结,它需要你有想法,才会在某个时候突然「灵光一闪」。经验也不会无中生有,所以你需要持续阅读、找资料、体验新事物,这时候做纪录很重要。然后把自己放到某些可以放空脑袋的场合,让脑袋进入「白日梦模式」,专注于想法的连结。你也可以找朋友聊聊,看看彼此能不能激荡出全新想法。

从某方面来说,叮叮咚创作实验室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加强「交流」这个部分。希望藉由整理成文章,分享到网路上,请大家给予各式各样的回馈。一方面加强我们在写文章的动机,一方面激荡新的想法。因此,恳请正在阅读文章的你不吝指教,多多留言交流。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