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越南妻捲款逃‧男子坠粉红陷阱

2020-07-25    收藏298
点击次数:210

疑越南妻捲款逃‧男子坠粉红陷阱(柔佛‧新山)一天打3份工的男子申诉,他为了传宗接代才听取友人建议娶越南新娘为妻,不料,他付了8888令吉介绍费将越南女子娶进门一个多月,对方即拿走结婚证书、3000令吉、护照、签证等失蹤,由于先前女子也不断向他索取金钱,让他不禁怀疑自己坠入粉红陷阱。男子花8888元介绍费来自优景镇的投诉人陆少鹏(52岁),一人身兼派报员、罗里司机及外卖员工3职。他今日(週六,8月14日)通过柔佛州马华联委会公共投诉局主任谢松清与秘书梁开明召开记者会指出,因友人说娶越南女子不错,他才被说动,然后从报章广告联繫一名代理人,并结识24岁的越南女子Nguyen Thi Thu Dong。他声称,5月初与名为“雷蒙”的代理人接洽后,对方即安排时间约他见面,而首次会面时,代理人即带着这名女子前来,双方遂迅速进入谈论办理手续的话题。数天后,当他把8888令吉的介绍费缴清后,女子即马上跟他返家。他透露,女子与他同住一週后,代理即带领他前往布城、新山移民厅等处办理手续,而他与女子认识才两週,就在6月1日登记为合法夫妻。同住期间,他声称并没有虐待妻子,吃的、用的也给足对方,唯一可能令新婚妻子不满的,或许是他一天到晚工作,平常只有2个小时可以陪伴对方。他指称,新婚一个月后,他暱称为“阿Dong”的妻子开始有点不对劲。“7月初,她声称在越南的爸爸生病,要寄2000令吉回乡,我就陪她到银行汇钱。过后,她也向我讨钱买衣服,我也给了200令吉。”他说,新婚妻子也一直吵着他买戒指、项鍊、手环等首饰,惟他忙于工作一直没时间带妻子去买。直到7月中,他看见妻子将挂在衣柜内的衣服全部搬入行李箱,心里怀疑妻子想要逃跑,就更加警惕。他预料的事果然在7月29日发生。当时他下班返家,发现妻子和行李已不知所终,经仔细搜查,才惊觉锁在抽屉的3000令吉已遭人撬开抽屉取走,连带不见的包括正版结婚证书、妻子的签证、护照、签证抵押金收据等。收护照防逃妻哭闹胁逼陆少鹏指出,当他对新婚妻子起疑时,即马上没收对方的护照以防她逃跑,讵料女子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以跳楼要胁逼他交还护照。“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我的邻居当时还报警召来警察,我惟有跟警方返回警局解释事情经过。”他表示,直到妻子离家后,他才从友人口中听说曾经看见妻子与一名骑摩多来找她的男子谈话,他因此更加怀疑越南妻子嫁给他另有目的。为了阻止妻子离境,他也亲自到移民厅要求当局且勿延长妻子的签证,惟被告知签证可以停止发出,但无法阻止女子离境。他今次通过报章报导他的经历,主要是希望提醒别人勿轻易上当,而他也不期望妻子回来,他说:“即使她回来我也不要她了,我要离婚。”捲款逃案变“罗生门”各有各说词,越南新娘疑捲款逃走案变成一宗“罗生门”。谢松清指出,由于事主声称当初缴付逾8000令吉介绍费时,没有拿过任何收据,加上事主与介绍人见面时都在外头,他因此置疑有关外籍新娘婚介所的合法性。他週六在记者会上与这名介绍人“雷蒙”通电时,也要求前往雷蒙所属的婚介所当面交谈,惟对方支吾以对,过后重複说了“我会发简讯给你”就挂上电话。谢松清之后数次拨打雷蒙手机时,对方一直未有接听。仲介反指男事主虐妻针对事主的投诉,谢松清当下也致电这宗婚姻的接洽人“雷蒙”,惟对方反过来指控男事主是虐待狂,称他没有提供好的居住环境,让越南新娘睡地板,甚至有时让女子饿着肚子或吃面包、饼乾果腹。雷蒙在电话中口口声声说,只要到男事主居住的地方问一问,就能知道他的为人,此外,关于男事主如何对待他的新婚妻子,这一切都有女事主的表妹作证。他指男事主的说词也很有问题,一会向人说被偷走2000令吉,一会又指3000令吉,根本无法取信于人。针对这点,在场的陆少鹏一一否认。他称自己没有打过妻子,怎能说虐待?此外,他也没有让妻子饿肚子,而且平常都买好蔬菜、肉类放在冰箱,妻子可以自己煮来吃。“我房间的空间很小,所以只放了一张单人床褥在地板上,妻子并非睡在地上。”不过,他承认,因为店屋式的住家隔了数间房并且出租给人,环境的确比较拥挤。否认骗婚遭刻薄才逃家出走越南新娘的表妹方顺华(23岁)为表姐喊冤,指斥陆少鹏经常让表姐吃外头带回来的剩菜剩饭,即使有带菜回来,也是那种生了虫人家丢在垃圾堆的劣质蔬菜。她称,表姐是因为受不了丈夫过于刻薄才决定逃家,并非事主口中所说的骗婚骗钱。丈夫吝啬成性有时挨饿她承认,她表姐的确要求过男子寄2000令吉回乡,惟否认表姐偷钱。她週六受询时说,她的表姐7月尾离家失蹤前,曾在月初因丈夫的苛刻对待离家出走过一次,那一次表姐还找她诉苦,并在她的家住了20天,但之后因为男方找上门大吵一顿,表姐才回去。本身也是过埠新娘的方顺华,来马已经4年左右。她颇为生气指出,表姐处处为丈夫着想,但她的丈夫却因为吝啬的习性,害表姐有时还过着挨饿的日子。“我表姐有一次和她丈夫到移民厅办理手续,从早上等到下午,肚子非常饿,她要求丈夫买水和食物给她吃,没想到她丈夫竟叫她回家喝水和煮饭。”“之前我表姐也想要出外找工,她丈夫不肯。我就建议不如每个月给表姐两三百令吉家用,毕竟她在家做家务也有苦劳,可是她丈夫竟回答说为甚幺要给?”她声称,表姐那一次闹跳楼,主要是不满丈夫误会她要“跑路”令她伤心。“我那时也有赶到警局,还劝表姐给她丈夫机会,说不定以后人家对会对她好。”她生气说,并非表姐不好,是对方自己不好。如今表姐离家失蹤,也不敢来找她,她也很担心。‧2010.08.14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