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洪流一窥:剧场中的谢雪红

2020-07-28    收藏331
点击次数:444

穿越历史洪流一窥:剧场中的谢雪红

场景 巡逻舰艇光明号的甲板上

时间 1947 年 5 月 21 日夜晚(二二八之后谢雪红离开台湾)

(音乐)(海浪音效)

(谢雪红从船舱往空无一人的甲板上来,闷咳几声,张望一下)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灯台下暗」(toudai-moto-kurashi)在灯台底下,反而最暗,谢雪红,妳要坐国民党的船才出得去。

刚才上船,奥巴桑故意给他们扶着走,懋棠说这三位拜託了,红包拿过去(动作),没有盘问。船一开,大家就放心了。

这个蔡懋棠在左营要塞司令部上班,听说我们找船找得很急,他就去问到这艘巡逻舰艇,跟舰长讲好,让我跟克煌,还有周明,搭个便船。

他亲自来彰化接我,一个穿了白色军装的国民党海军大尉,出现在我面前,真的给他吓了一跳。

在火车上就假装是他的老妈妈。他穿了军服,我又一直装睡,没有引起注意。

听二妹说,全岛各地,都在广播,用五种不同的语言,全面通缉我:国语、台语、客家语、日本话,还有高山话。

「捉到谢雪红,活的三十万;死的,二十五万。」把我打死也有二十五万!我真值钱呢!二妹还一面跟克煌开玩笑,「喂~你们一个人三十万,两个人有六十万,哇,真可惜,回来的时候要还我哦!」

还妳,一定还妳,这些钱至少可以盖一间新房子。到时候我们回来的那一天,二妹妳要什幺都可以。

还有小弟;做我弟弟真的有比较倒楣,二七部队一退进埔里,蒋匪军就开到台中,没收了你的大华酒家当师部办公室。这次我又连累了弟弟。你以后想再开店,想干什幺都可以,爱去训练一支棒球队也可以。等我回来。

今天能平安离开,就是有一天要回来。

(张望)(海面上黑)

海面上这幺黑,今天是五月廿一号,初几了?月亮还没出来吗?

那边一块一块的,是盐田?还没有过浊水溪吗?

中央山脉在哪里?我怎幺什幺也望不见?只有星星。

这次起义还是失败了,我一时也无法成立人民政府,我们準备不及,连络不周,谁都措手不及,不过年轻人真的很勇敢!愿意拿起武器,参加战斗。

国民党政府有没有了解人民的抵抗呢?有没有听到一点点人民的声音?最后,还是守不住埔里,也无法退入雾社,只好把武器埋藏起来解散部队,不能让太多人牺牲。

二二八之后,从上海飞到台湾的第一架飞机,就把党中央的命令带来了。

党中央要我们立刻离开台湾,四月中给了四万台币做旅费。四万元不够,但意思是很清楚的了。找船不容易,走私船有,但麻烦很大,又危险。克煌彰化、凤山来回,到处想办法。

我目标太大,只有躲起来。从鱼池到水里,走山路经过集集,再到竹山,走过一大片竹林,走了好久才找到张家。张太太看到我就抱住我。她一声也不哭,就一直抱住我,就一直抱住我。

张茂良是上海建党的老同志,代表台湾青年读书会,党纲是他一个字一个字抄的。对,正好二十年前,一九二七、二八在法国租界,我们一起被抓,他从窗户看到日本便衣,就大声通知我,给我时间处理文件。被日本特务抓去关的时候,我跟茂良说,「革命家是没有失业的」,他马上会意,「是的,坐牢也是革命的工作,没有失业,没有失业。」可恨,在监狱,他给日本法西斯害死了,大儿子昭田,二十岁不到,又在虎尾机场,被蒋军打死,我真……,我很想在张太太家多住几天。

从梅山那边传来消息,平地很紧张,军警每天突袭检查,要我不能久待在一个地方。

回去和美,在老亲戚家躲了两晚,再去彰化,住克煌伯父的旧房子。

穿越历史洪流一窥:剧场中的谢雪红谢雪红:汪其楣剧作
    作者:汪其楣译者:李耀宗出版社:允晨文化出版日期:2018/05/01博客来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