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帮夫签放弃急救,却被全家人指责...在葬礼上被当空气!医叹

2020-05-22    收藏219
点击次数:717

多年前,有次刚开完医学会议回国,一上班,助理匆忙的找我说:「黄医师,这封信看来很急,要不要先处理一下?」

一位六十多岁的太太,先生在中部出车祸,送医之后,当地的医生告诉她:「已经没任何机会,救不回来了!」于是她签了DNR,第二天大清早,她先生往生了。可是没想到,却在家族间掀起轩然大波。

第二天上午,赶到医院的婆家大伯、小叔、大姑,现场一个个把话飙得极伤人。

「我知道我大哥跟妳感情不好,再怎幺样,人要死了,妳连让医生拼都不拼一下就放弃,妳这样说得过去吗?」她小叔张牙舞爪的怒吼。

「妳跟我弟夫妻一场几十年,这幺残忍的决定,妳签得下去?」大姑劈哩啪啦毫不留情的往她身上打。

「妳是存心要报复的对不对?还是妳怕我弟弟变成植物人,会拖累妳,不想顾喔?乾脆让他去死一死,妳反而痛快?」大伯握着拳,咬牙切齿的挥着。

随后赶到的两个女儿,一看亲戚的反应,来不及问来龙去脉,就一鼻孔出气的指责妈妈:「就算爸爸过去再怎幺不好,这种天大地大的事,妳怎幺可以不跟我们任何人商量,大主大意的自己就签字了?」

办丧事的过程中,她被当作空气,亲朋间的耳语,添油加醋到离谱,连亲生的两个女儿,眼神也充斥着厌恶与鄙弃。这太太,不知道事情怎幺会变成这样,她快活不下去了,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污衊,连死,都不甘心!

她辗转打听,要为自己伸冤,问到了台大医院有个医生叫黄胜坚,或许可以帮忙还她一个公道,于是在办完先生后事半年,一字一泪的寄信到台大医院外科部给我,信中写着两个女儿的电话,求我帮忙伸出援手,还她公道。

和完全陌生的这个中年大女儿通电话,一开始,她毫不客气的谩骂,指责DNR的荒谬,嫌她妈妈的无知,怪我素昧平生的多管闲事,我只能闷不吭声,让她发洩情绪,等她静下来,我缓缓的告诉她:

「当妳妈妈一个人在医院,面对这幺大的惊恐意外,当医生很坦白的告诉妳妈妈,既然都救不回来了,就让妳爸爸好走,别再多受苦,妳妈妈要做这个决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有多挣扎?想想妳父亲当时的严重状况,妳妈妈没错啊,她最后选择放下,放下这辈子婚姻中的委屈哀怨,让妳父亲好走;如果妳妈妈心存报复,反正没救了,她大可再让妳爸爸多拖个几天,多受些罪呀!」

电话中的女儿哽咽了。

「其实,妳妈妈真的很不容易,在妳父亲临终前,她放下了,原谅了妳父亲过往的一切,如果妳父亲有知,他也会感激妳妈妈的选择,再想想吧!」轻轻的挂上电话,心酸却翻腾直上:死亡的背后,留给活着的人要学习的功课,竟是这般、这般的沉重……

第二天我从开刀房出来,这位太太已经打过多通电话来道谢,不管谁接到,她打一次哭一回,因为两个女儿跟她和好了,她拨云见日,重新找到活下去的勇气。

「这辈子所有的委屈,都过去了!」这是她在电话中,最让我如释重负的一句话,是的,我也真心祝福她:这辈子所有的委屈,都过去了!

签了「不施行心肺复甦术」DNR的同意书,不是就等于被丢在一旁自生自灭的等死,只是少掉没有必要的一些侵入性治疗,该做的支持和照护,医师一样会做。

一张薄薄DNR的背后,如果家族间没有处理好,没有先达成共识,病人走了,婆家、岳家,各有所执的偏见,别说是撕破脸,连亲戚都做不成了。

特别是病人太太,当她又是家族媳妇的身分时,医疗团队应该多帮点忙把DNR解释清楚,让家族在彼此沟通时都能了解到,签这张DNR的必要性。

慢慢我们发现,如果不透过医疗专业,尽可能的当面在家族前解释清楚,下笔签DNR的人,太太之外,儿女,都是被骂得很惨的人,往往一句恶毒的言语,就叫签字的人崩溃,一辈子受谴责,活得好辛苦!

现在,当家属决定要签DNR的时候,我们都会多问一句:「签下去后,你会不会面临什幺样的压力?需不需要帮忙?还要跟谁再沟通清楚点吗?」

掌握乐活资讯,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

(本文摘自《生死谜藏:善终,和大家想的不一样》,大块出版,黄胜坚着)

妈妈dnr女儿医生父亲两个太太家族指责签字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