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A讲两句

2020-06-06    收藏779
点击次数:262

BCA讲两句

(资料图片)


6月13日,各间小学在教育局强迫下,又实行一次TSA。教局也许以为把考试名称改变一下,换汤不换药就等于把TSA进化了。根据董建华留下来的传统,由于TSA这个名称不再存在,大众的诉求也就不再存在,于是教育局又可以漠视大部份家长、教师、学生的意愿,继续这旧酒新瓶。

正常一点说,教局既然设立全港某级学童必须参加的公开考试,学校不操练学生视为置学生生死于不顾;教师不操练学生则令其因未见过题型而不知如何作答,是为专业失德。并非学校教师想操练学生至死,而是教局分区辰时卯时一个两个电话致电「问候」,表示对学校学生达标的「关心」,令学校跟随教局「暗示」而行,当然笔者不排除有学校真心以为TSA能改变自己学生能力而进行操练(学校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操练,这叫补课,这叫拔尖补底)。

教局问候的岂只是学校,相信各大办学团体亦接收过大大小小的讯息。就以前年及去年为例,取消TSA要求曾刊载至各报章头版,然而各大办学团体仿佛消失于世上,不作一声,一切彷无自主的孤魂,惟教局马首是瞻。若然政府须负责TSA存在,那幺各大办学团体亦须负上揣摩上意、催迫学校、迫逼学生的责任。这就如层压式推销的魔咒,一层一层向下压,受苦的最终就是学生。

事件持续,去年停考后,某些校长、教师、某家长联会、教育局官员与姓某那些亲港共政权的作家开始为TSA护航,将虐杀儿童正常生活的事件归因于政党炒作,又责怪孩童不能吃苦,又将小三学子不考TSA等同全世界都不考试,甚至认为学生只是为了不做功课而反对考试,荒唐荒谬自以为是的理由空群而出,教局高官如获至宝,对其他家长意见视之为无物,结果小三BCA 于本年2017年复考,而各校又再次为应付此试而「补课」,做大量与此有关的「补充」,苦杯仍继续饮,彷似未曾停过下来一样。

补充一下,持续TSA不撤的主犯乃教育当局,但高级帮兇却是各大办学团体与各间学校校长,中级帮兇是害怕自己子女放学无所事事,要求学校给予更多家课的家长,低级帮兇是只懂执行命令的教师。把学子弄成考试机器是大人们的共业,新官林郑曾开口取消,希望她没有忘记,还学童一个比较快乐的童年。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